风语阁|| 月老的无奈(下)武大与金莲

聂小倩走了,带着一缕婚书走了,没有留下一丝风尘。

月老盯着她远去的方向很久很久才回过神,他重重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,说了句话。

“都说人间红颜便是祸水,原来鬼界也如此啊,我刚到底都干了啥?”

他拼命地思考着,到底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,还有就是会不会被发现,如果被发现又将会怎么样,玉帝老儿是否会罚他站墙角,还是会罚他几天不许吃饭?

想着想着他居然感觉自己饿了,并且还闻道了一股人间炊饼的味道,中间还夹杂着一缕胭脂花粉味。

他抬了看了眼眼前灰蒙蒙的屋外,摇摇头,“幻觉,幻觉,这一定是幻觉。”

可是现实总是如此多秋,没一会,一叠香喷喷的炊饼自己出现在了他的桌上。

这可把月老开心的不行,心想着“这是哪位好心人啊,怎么就知道我饿了呢”。

他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居然发现没有人,一只手慢慢地从桌子底下抽了出来,做好了随时拿饼的准备。

“月老,小女姓潘,家住南门外,潘裁的六女儿。”

“月老,我叫武大郎本名武植,河北清河县武家那村人。”

两个声音把月老想要拿饼的动作给吓了回回,“这是搞啥吗?一天一惊一乍啊,吓死我了,谁?”

月老站了起来,弯下腰,用长长的衣袖用力的挥了挥眼前的蒙尘。

这才看清眼前若隐若现的两个跪着的影子。

一个是身材矮小又显的特别有乡土气息的男子,月老只看了一眼,就觉得不大喜欢,不过他身上的葱香味到是月老此时喜欢的。

另一个是月老再喜欢不过的人物了,一妙龄女子。

“眉似初春柳叶,常含着雨恨云愁,脸如三月桃花,暗带着风情月意,纤腰袅娜,拘束的燕懒莺慵;檀口轻盈,勾引得蜂狂蝶乱。”这是月老脑中闪现的诗句,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的有文采,他想想都感觉自己特他丫的优秀了,都有点自我飘逸了。

“天上的月老神仙,我想请您给我做个主,我不想嫁给武大郎,他除了会卖饼,其他啥都不会!”潘金莲没有张开嘴,楚楚动人的脸蛋带着悲伤的表情,朝着月老的方向跪拜着心里说着。

“哎,你这叫不知足啊,你不知道在天宫,他的一块炊饼都卖到天价了啊,我都快买不起了。”虽然潘金莲没有开口,月老却听见了,月老在心里抱怨着。

“天上的月老大人,您可以想办法不要让金莲姑娘嫁给我吗?金莲姑娘本是人间仙女,不应该嫁给我这样的粗老汉的,只因金莲得罪了隔壁的有钱有势的大佬,大佬硬逼我明天娶她,不娶她的话,他说明天就要来收我的摊。所以您能显显灵不,让她不要嫁给我,给她安排个好人家可好啊,我给您磕头了。”武大郎也一样没有说出来,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说着。

月老听着潘金莲和武大郎的诉求,陷入了沉思,如果往日的话,他可以通过仙力去判断武大郎与潘金莲未来的日子过得是好是坏,可此时他啥都做不了。

再后来,月老就只见潘金莲和武大郎在眼前拿着一把香转来转去,但始终没有与月老对上眼,月老才想明白,原来他们只是人间的虚影而已。

“我应该怎么办?还没成亲,一切还是未知数,万一我说不成,将来本来好好的婚姻被我拆散了,那罪过就大了。”月老越想越着急,着急地拍大腿,这一拍,拍出了主意。

“平板?微微?玉帝?哈哈,对啊,我怎么给忘记了呢?这个我做不了主,让玉帝老儿来就好了。哈哈哈哈!”月老在心里松了口气。

拿出迷你平板,划开了与玉帝微微号,快速地写上一段关于武大郎与潘金莲的故事和诉求。


写完就是等待,因为他除了等待啥都干不了。

话说玉帝那头,此时正跟天宫的仙女们开心着聊着天,哪里有空理月老,不过直到月老发来第八条微微的时候,他烦的不行,便看了一眼,也就一眼,看见一行开头,求他判姻缘的,他想都没想回了两个字“同意”,他可不想月老继续打扰他的雅兴。

月老这边等了半天,终于等会了回话,看到同意两个字的时候,月老还是有一丝怀疑的,但又想了想,玉帝老儿想了这么久才回话,应该是看了他们前程的,也便放下心。

月老拿来了平板,翻来了人间的婚姻簿,在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姻缘线上画了个勾。

本是人间悲情事,却成仙界无情物,就这样潘金莲成了武大郎的媳妇。

再后来发生的事,你们都知道了,月老也很悔恨,可却很无奈,因为那是玉帝老儿做的主,他敢说什么呢?

月老的无奈不止如此,最无奈还是没找到媳妇啊!看此文好心人啊,你给他先容一个吧!
投稿风语阁专题,编辑:山中诗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