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比武招亲之幸福(上)

八月初六,傅家大小姐比武招亲的第二天。

辰时未到,但洛城大广场上却早已人声鼎沸,喊的最大声的,当数哪几个商家的叫卖声。

“尝一尝,品一品,看看刚出炉的超级柔软白胖子,咬一口是Q滑软糯啊!”甜趣烘焙坊的掌柜陈鸿涛站在桌子边大声呼叫着。

“客官,您看这块翡翠可是老坑玻璃种,质地细腻,通透水润又干净,色还这么辣,此乃人间极品啊,配在天仙般的姑娘您身上,简直绝配了”世克珠宝的掌柜柯秋权今日也亲自赶来了。

……

“哐”的一声,擂台上锣声再次响起。

众人抬眼望向擂台,擂台上走来一人,身穿紫色织绵的长裙,裙裾上绣着朵朵洁白的梅花,秀发垂肩,肤色白腻如脂,神色悠闲,秀雅绝俗。

“各位侠士,今日比试即将开始,在下乃流星门海星堂堂主陈慧美,今日的比试将由在下为各位主持。”陈慧美轻柔地说道。

擂台下此时已经安静下来了,因为场上站着可是相当养眼之女子,哪里还会吵闹呢,就连几个商家的叫喊声都变的柔和无比。

“请昨日比试晋级的八十八位侠士站到前方来,一会时辰一到,比试就将开始。”陈慧美继续说道。

没过一会,辰时到,锣声响。

“第二场比试现在正式开始,比试的项目是陈述在坐各位心中对幸福的定义,今日的比试将选出三十二位来进行明日最后一场武艺对决,大家一定要把握好机会。稍后会给每人发放笔墨纸砚,书写完整后统一上交,然后按顺序上台来讲述。关于顺序一会会有人安排你们抽签,以签号顺序为准。”

一场厨艺比试,一场文字与口才比试,再加明日一场武艺比试,众人才恍然明白,傅大小姐这是要找一个既下得了厨房又上得了厅堂的,能文又能武的夫婿啊。

很快有人拿着一个大竹筒,竹筒里放着八十八根竹签走到擂台前,抽签就开始了。

第一个抽签的人就是翁霖,因为他站在最前面,他抽了一个四号,拍了拍胸口,说道:“还好还好不是第一个。”

接下来每个抽签的人都是心惊胆战的,就怕自己抽到一号,最终一号被杨承宣抽走了,把他吓的冷汗都冒出来了。

楚凡抽到了十六号号,旁边男扮女装的欧阳颖还不满意的说:“你怎么不抽一号呢,三十号太慢了。”楚凡没有回话,只是回了他淡淡的一个微笑,张文彬抽到了三十号。

抽完签,则有人拿了若干笔墨纸砚出来了,摆在了擂台前桌子上。

“请一号到十号的先行上来,写下你们的姓名及编号,以及书写出你们心中对幸福的想法,写完后,后面十一号到二十号上台来继续,以此类推。”来人说道。

很快,所有的人都均已书写完,丫鬟彬彬走上前去,把它们所写的纸张全部收走了。

“在下杨承宣,江湖人称寒玉公子就是在下,谢过各位的谦让,让在下拔了个头筹,我认为幸福就是想吃馒头时,有人突然分半个馒头给我。对我来说幸福很简单,没有太多的奢华与追求。”一号杨承宣说道。

“在下杨煌伟,我认为幸福就是能练的绝世武艺,当天下霸主。”

“在下江水秀,我觉得幸福就是梦里有你嫣然笑,招亲台上武艺傲。”

“在下姓翁,白头翁的翁,单名一个霖,江湖抬爱给在下取了个翁仙鹤的名号,今日很荣幸能站在这次比武招亲的擂台上,在下认为幸福就是,猫吃鱼,鱼吃水,家人幸福,不愁吃穿。”

“在下黄新文,江湖人称土豆刀客,我认为幸福就是能娶得傅小姐为妻,厮守一生足矣。”

“在下陈杰,也有个江湖外号,绝色美男,我认为的幸福就是天天有饭吃,可以睡饱觉,可以笑的很开心。”

“在下杨源财,我认为幸福就是每天醒来能看到开心的你,每天回家能看到你的笑容。”

“在下杨泽锦,江湖人称锦上花就是我,我认为随心所欲,访天下好友,吃天下美食,想哭时有人陪你哭,想笑时有人跟你一起笑,这就是幸福。”

……

不断的有人上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幸福,很快就轮到楚凡了。

楚凡没想过要进第三轮,他只是希翼赶紧被淘汰,就见他慢吞吞的走上了台,悠悠地说道:“在下姓楚,单名一个凡字,所以在下认为平凡就是幸福。”说完他就走下了台。

傅雪怡在擂台后听到楚凡就说了一句这么简单的话,气的在心里大骂,“你个死楚凡,你以为你就说一句我就会放过你,偏不,我就要看你被别人打败。”但细想了下,又觉得楚凡说的很有道理,简单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啊。

擂台下却是一片哄笑,楚凡自己也认为这次该淘汰了吧,可以结束这场痛苦的比试。

在下台的瞬间楚凡在人群中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眼光向他闪来,可是等他去寻找时,那道眼光已不见。

直到张文彬走上台时,楚凡抬眼看他,正好看见张文彬也向他投来眼光,楚凡突然觉得这道眼光很熟悉,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是谁,在他的脑海里没有此人的印像。

“在下张文彬,孤儿出生,养父养母早年也已先世,所以在我的心里幸福就是能和父母,儿女,爱人一起快乐的生活,如果可以我愿意选择一个没有江湖纷争的地方,那也许就真的是幸福。”

傅雪怡在后台听得很认真,也很感动,也许是对孤儿的同情,也许是对这种生活的憧憬,总之她觉得张文彬说的很好,在心里一样也觉得这个人不错,不仅说得好,张文彬还写了一手好字。

“在下孔令龙,曾经江湖有个臭名叫采花贼,但我已改邪归正了,我认为的幸福是有妞就泡,替天行道,有妞不泡,大逆不道。幸福就是左拥右抱,去往一个无人的仙山,邀三四妙龄少女共处,这就是幸福。”

场下一片唏嘘,但大部分的人还是在心里默默的认同且还无比的羡慕,如果真能过这样的生活又岂能不幸福呢。

“在下,姓陈名关意,江湖人称……称屠夫法师,在下认为的幸福就是妻妾二三,儿女七八,良田千亩。”一名肩背大刀的汉子此时走到了擂台中间说到。

“陈关意?你什么时候还有江湖名号了?你不是有个婆娘了吗?你居然还来比武招亲,你还要不要脸,哈哈哈哈。”台下也不知道是哪位大笑着说道。

“我什么时候有名号需要告诉你吗?再说可有规定有婆娘就不可以来参加此次比武招亲的吗?我来娶妾还不行吗?”陈关意向台下回道。

台下一片嘘声想起,“你就不怕你家婆娘赶来把你拖回去,前日我还瞧见你家婆娘买了个大大的榴莲,说不定刚好用的上。”又有人说道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台下传来阵阵大笑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