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醉剑情》第六十八章 血葵之毒

黑鬼痣提着他那把绿芒剑,跃跃欲试,他是真的希翼自己可以出去替胡家报这份仇。

很快,场内有了变化,北龙震国也从人群中飞落出来,跌倒在半人高的草丛里,半闭着眼睛。

震国手臂上一道深深的刀痕,如果杨志萱的刀再重一点,这只手应该就不是他的了,此时,在月光下都能看见白深深的骨头。

他是被打出来的吗?不是,杨志萱也没有空去踢他出来,自己四面楚歌,也早已伤痕累累,已是气喘吁吁,哪还有多余的力气去踢人。

震国是自己逃出来,那一刀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,只是他突然想到,自己为了这样一张图拼了自己的性命不值得,所以借着那一刀故意跑出场去。

场内此时变成了三打一,黑白双煞刚刚已经领教过杨志萱的利害,此时看到南蛇北龙都退出了,二人互相看了一眼,便跃向旁边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都退了下,给我上啊!”

“大家受伤了,无能为力了。”黑白双煞眨着眼睛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“你们这是怕死吗?不过你们就不怕你们身上中的血葵之毒。”

所有的人听到这四个字,内心里都凉了一下。

血葵之毒,江湖传闻是已三十六个各种中毒之人的鲜血,外加七七四十九种毒药熬制而成。

南蛇北龙二人听到这个词,全身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。

十几年来,他们每年的九月九必须要到血骷髅总坛领取一粒解药,不然全身无力,奇痒无比,五府六脏剧痛万分。

这种滋味他们只领略过一次,当年他们不相信血葵之毒的利害,所以便偷偷的没去,自从那次之后,他们便发誓打死都不愿意再尝试一次。

“血葵之毒与我何干,大家又不是你们血骷髅门人,不受此毒所困。你看看他们二人,都快成死人了,这还怎么打,这钱我不要了,这图你们自己抢吧。”黑煞吴君泓气呼呼地说道,但并没有离开。

“你二人就不怕大家血骷髅门……”

“怕,很怕,可是大家更不想现在就死在这里……”白煞欧佳妍说道。

听到这,何兴桢看了看南蛇北龙二人,只见原本还能感觉到半点生机的二人,此时却一动不动了。

南蛇北龙其实都是装的,一听到血葵之毒,又想起马上九月九快到了。

万一此时真受个什么伤的,血骷髅门一旦觉得自己没什么用了,那还想拿什么解药,那不是必死无疑,所以索性装成半死不活之人来。

何兴桢很是无奈的又看了看四人,便转身向杨志萱轻声说道:“算你命好,今日你只要把图留下,我就饶过你,你看如何?”说话的口气,便没了刚开始的傲气了。

“哈哈哈,老夫见过不要脸的,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”杨志萱大笑而起。

“你笑什么,谁不要脸,别以为老夫没有了他们,我打不过你,只是今日天太黑,这里是荒凉之地,老夫不希翼你死无葬之地而已。”

“没有了他们,你能打的过老夫我?我同意,你问问我这把刀它同意吗?”杨志萱提起手上的刀低沉的语气说道,刀刃上深红的血迹此时显得特别的刺眼。

何兴桢看着杨志萱手上那把刀,微微的后退了一步,因为那把刀在他身上至少留下了三个刀痕。

“你们聊,大家先走了,冷。”黑白双煞看到此情景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倒飞而去。

“你们两等着,这笔账血骷髅门记下了。”何兴桢说着,便又后退了几步,也转身离去了。

何兴桢其实自己也知道单打独斗,肯定是打不死杨志萱的。所以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的,先走为妙。

南蛇北龙一看其他几人都走了,便慢慢爬了起来,也准备跑了。

“你们醒了,也想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