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语阁 || 月老的无奈(中)人鬼情未了

无奈地走在前往三界结点路上的月老,一路上都在思考,当年离开孟婆到底是对还是错,不过他总结了一点,自己一直单身肯定跟那事是有关系的。

三界结点,冷飕飕,灰蒙蒙,阴沉沉,这是月老的第一感觉。

眼前一座土地庙不知何时挂上了“婚姻阁”的牌子,庙是老庙,头顶一片瓦,屋内一张桌,别无他物,眼前的视线模糊的很。

“去他娘的!这鬼地方。”月老真心的抱怨着,他怎么也没想到,一个堂堂的掌管世间爱恨情仇的仙人,今天被安排到这种破地方当班,就如一高官被被贬去看荒地一般。

“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,我看看到底会有什么人会来这里啊,这种地方还需要我做媒人吗?能来的人不是傻就是疯子。”

月老抱怨着从口袋里拿出了HUAWEI999平板,天宫上唯一一台迷你版的世间平板,那还是孙大圣五百年前给带回来的,目的是求月老给他安排个媳妇,只是月老至今都还没给配上。

月老划着平板,刷着《风语阁》那些姑娘的动态,这日子也不算太难过,刷着刷着他突然觉得,这样的日子清闲,也挺好,难得安闲。

“您好,请问您是这里的伐柯人吗?”一句很温柔很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月老匆忙抬起头,一手偷偷地收起了平板,隔的有点远,他看的不是很清楚,但来人是名女子那是错不了,月老不知道为何觉得空气一下子冷的发慌。

“在下正是,你是要?”

“嗯,小女子我是来求婚配的!”

“这样啊,好好好,你坐!你……”月老刚说到这,就停了,因为他才想起来这里不是天宫,这里哪里还有多余的椅子给人家坐,“你先说说情况吧!”

“小女姓聂,名小倩,现在是一缕流落人间的魂,此次前来,是想求一段姻缘。”

“魂,老妈耶,你不要吓我。”月老内心里吓了一跳,他想起自己没有仙力,怪不得刚才觉得冷。

月老猛地身子往后倾了一点,再看一眼前面的小倩,总觉得慎的慌。

“那,那你求的是什么姻缘呢?”月老故作镇定地问道。

“我,我求和宁采臣结为一世的夫妻。”聂小倩楚白的脸却闪过一丝绯红,宛如突开的桃花,只是只在眨眼间。

“宁采臣?那他的魂在哪?”月老把眼光投向了聂小倩身后,只是那里依旧灰蒙蒙他啥都没看见。

“采臣他,他不是魂,他是人?”聂小倩把头低的很低。

“What?人?”聂小倩的一句他是人,把月老刚在风语阁学的一个英文单词冒了出来。

“嗯,采臣是人间的人!”聂小倩除了头低的低,连声音也低了,因为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否能同意这门姻缘。

“人鬼不能通婚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月老看着眼前楚楚动人的聂小倩,不解地问道。

“我知道,可是,可是大家是真心相爱的,大家一见钟情,他爱我,我也爱他。”这时聂小倩抬起了头,用着鬼界特有的能力,抛向月老,眨着明媚的双眼,犹怜而又柔情。

“可是,这不合规矩啊!”月老只对了一眼,便把眼神移开了,毕竟没有仙力,他怕自己陷进那柔情的目光里。

“你知道吗?采臣为了我,做了很多,也失去了很多,此时此刻,他还在人间的床上躺着,他病了,病的很严重,大夫说他只能活几天了,我只想在他死之前可以和他做对夫妻,你们为什么都不同意呢?不是说仙人都是善良的,都是很有同情心的吗?”聂小倩说着说着眼泪就顺着脸颊落到了地上。


“我是一只魂没有错,可我又不害人,我只想能和采臣结为夫妻,为什么那么难,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呢?我都来了三次了,前两次都是小孩的也就算了,他们不懂,可是您是过来人,您应该知道的啊?再说您一看就是那位天下最善良,最解情意的人,再说爱一个人有多难你肯定懂的?您说对吧?”

聂小倩没有等月老回复她上一句话,继续梨花带雨地讨好着,哭诉着。

“嗯,嗯,我懂,我懂!”月老点着头,眨着眼同情地说着话,身体也往前靠了靠。

月老其实不懂,如果懂就不会把孟婆一个人丢在奈何桥边上了,只是别人夸的感觉实在太爽了,对他的影响也太大了。

“您说,爱一个人这么难,既然大家彼此相爱,是不是应该有个结局?”聂小倩看到了月老的月老的动作,便也往前走了一步。

月老这次看的清楚了,眼前的人真的好美,美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他心想怪不得人间的那个姓聂的会一见钟情,这如果换作我,我可能也会的。

“可是,人鬼不能通婚。”月老想不出别的理由,只能又把天规搬了出来。

“您就行行好吧,只要帮我签个字,你看采臣也没多少日子了,反正您不说,我不说,也没有外人知道,再说大家的爱比天高,比海深,我一个弱女子只有这么点有求,难道您都不能成全吗?”聂小倩哭的更利害也更委屈了。

“那,那,我,我…”月老无话可回,吞吐地说着几个字。

聂小倩看出了月老的心里动摇,便把身子往桌子靠了靠。

凹凸玲珑,楚楚动人,明眸皓齿,杨柳细腰,莲肤蕅肢…月老把内心里能想到的词都浮现在眼前,孟地吞了口口水,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一句话不自觉的就冒了出来。

“拿来,我帮你签!”

聂小倩与宁采的姻缘红线就这么的被月老牵上了,一段人鬼情未了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

聂小倩拿着一缕婚书很快就不见了,留下了那个还在云里雾里的月老。

只是月老不知道的是,聂小倩离去的那个笑,笑的比花还艳,他更不知道的是宁采臣根本就没有病,此时正站在断桥上痴痴地等着聂小倩的归来。

此文投稿风语阁,编辑:山中诗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