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醉剑情》第六十六章 柳叶刀

“何堂主,你可还记得老夫啊?十三年前与你等同时受命于人,才落得今日之后果,想必今日你也是受那人之指使而来吧?”

“你这能怪谁,十三年前,灭胡家之后,主子叫你继续听命之,你抵死不从,那还能怪谁,主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晓。”何兴桢回道,一脸气死沉沉。

“何堂主,此次之事是否应该另有赏金啊,你看第一你可得此图完成任务,第二还可一了十三年前之事,是否应该多给点呢?”黑白双煞的吴君泓邪笑着说道。

“那是自然,大家血骷髅门何时亏待过客人。哈哈哈哈!”何兴桢笑的很轻狂,因为杨志萱在他的眼里似乎已经注定是个必死之人了。

死对于有些人来说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事情没解决之前就得面临死亡。

此时杨志萱就是这种状态,以一敌五,面前的五人均非一般江湖人士。

万刀门,十几年前的江湖一流门派,身为门主的他,刀法自然没得说,但年岁已高,这么多年隐姓埋名,很多事情都已变化。

“老夫还有一事不明,不知二位可否告知,让老夫即使死也死的瞑目。”杨志萱转头看着光升与震国二人沉声说道。

“你想问的,可是当年大家二人为何拜入你的门下?”南蛇光升歪着头说道。

“你二人当年投奔我门,我可曾亏待你俩,为何要对我门……下那般毒手?”

“那也只能怪你自己当年狂妄自大,谁都不放眼里,我二人也是在你门下忍辱负重多年,看今日之事,你想必也应该明白是何原因了吧?”

“好一个忍辱负重,你也说的出口,就这样吧,该来的总要来,今日即使在坐的不要我的命,我也一定要他们二人的命,你们是一个个上还是一起上呢?”

杨志萱把胸前的银盒用布包好绑在了腰上,右手取下身后的长包。

慢慢的解开那个包裹,展现眼前的是一个紫檀木盒,在月光之下反射着淡淡的光芒。

他轻轻的蹲下身,打开木盒,赫然眼前的是一把柳叶刀,刀身深紫色,刀身根部开始弯曲,刀身上雕刻着一只蛟龙。

他右手在刀身上轻轻的抚摸了一遍,口中念念有词。

“老伙计,大家又见面了,我本以为大家这辈子再也不用见了,可惜事与愿违啊……你可还好啊,不过你我的罪过这辈子看来是还不清了,来世如果还有机会大家再一起去赔罪吧。”

说完,杨志萱提起柳月刀,把刀盒放置一旁。

黑白双煞此时也已看出杨志萱与长蛇北龙曾经肯定有过过节。

白煞欧佳妍便说道:“大家二人从来不欺负人的,一直秉承着先来后到,既然你们几个有没解决完的事,那你们先来,我二人也好久没看夜色了,今夜夜色还不错。”

南色北龙听到此话,气都不打一处来,便把目光移向何兴桢。

何兴桢眨了眨眼说道:“你二人难道还怕一个年迈之人?”

南蛇北龙听到这话便知道,这次想要五对一看来是没希翼了,个个都是无耻之徒,又哪里敢奢望能互相帮助,且此时还有这么个好借口。

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我二人就替在坐的打头阵。”

两把明晃晃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南蛇北龙的手上。

随着落叶的沙沙声,剑光刀影便交集在一起了。

一对二对于身怀绝技的杨志萱来说,本来并没有太大的难度,可是毕竟太多年没动过武,所以三人也就打个旗鼓相当。

很快三人便分开了,都是气喘吁吁的面对面对视着。

杨志萱手臂上一道深红的伤口,不停的滴着血。

南蛇北龙两人也不好过,两个也各中一刀,分别在肩上与腰上。

南蛇北龙站着没有动,因为这一战,他们二人已经知道自己输了,再二打一下去,必死无疑,因为对面的杨志萱根本没有用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