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语阁 || 奈何桥上的孟婆汤

彼岸花开开彼岸,奈何桥前可奈何。望乡台下忘川水,三生石边卖孟婆。

“老头子,快起来,别睡了,再过五分钟,阎王那老不死的要来查岗了。”活了9999万年的孟婆,盯着吊床上花白胡子的钟老头,摇晃着脑袋冷不溜湫地说着。

“他烦不烦啊,天天查岗,现在又没生意,一天还看不到几个人。”孟老头翻了个身,继续睡着。

孟婆提着一个小桶漂着香气的孟婆汤轻轻地推开了屋门,她真的只敢轻轻的,因为她生怕她的门和屋外的奈何桥一样随时会蹋倒。

“呼……”孟婆深深的呼了口气,屋外的气温比屋内凉了不止15度。

“这老阎王到底搞啥也不懂,明明大夏天的,硬要搞个冬天的气息,哎,想不通,实在想不通!你这样,我这一桶孟婆汤没一会就凉了啊!”

孟婆顺着门前的羊肠小道走了大概两分钟就来到了奈何桥头。

一阵风吹过,“你个鬼哦,这么冷!”孟婆抖擞着说道。

“孟婆,你怎么知道我来了!”阎王飘在半空中笑眯眯地看着孟婆。

“阎王大人,孟婆给你请安了!”阎王这一回话,差点没把孟婆吓死,孟婆一边把赶紧汤放下,然后给阎王请了个安。

心想“还好还好没说他坏话,不然他一生气又把我屋里头那老头给带走,那就伤心了!”

“孟婆,你今天很准时啊!”

“阎王大人,以后我会更早一点的!”孟婆知道阎王这话的意思。

“嗯,有个事我要跟你说下啊!”

“您说,您说,有啥需要您吩咐就好!”

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啊,你看啊,大家这座奈何桥是不是老了?走的人都少了啊!”

孟婆看着阎王的表情和口气,在心里思来想去,很快她想明白了,阎王说的这话肯定没那么简单。

孟婆又算了算这些日子走过孟婆桥的人,她用手指头都能算的出来,就那个几个作恶多端该死的,她放过去了,那些不该死的都被她给劝回去了。

“阎王大人,你看啊,这几天有可能是天庭那彩虹桥太过漂亮,毕竟新装修的,所以来大家这的人偏少了,不过我会注意的,只要来一个我就一定保证他安全过桥。”

孟婆说完话,看着阎王的表情,想看出点什么,可是她啥都没看出来。

“好吧,加油啊,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执勤啊!”阎王说着转身便要飘走。

“对了,你屋里的老头还没起来吗?如果今天还没人来,你叫他来修修桥啊!”阎王留下最后一句就真的离开了。

这句可把孟婆吓半死,孟婆突然觉得周边的空气冷到自己都快扛不住了。

“我去你老母哟,你这老不死的阎王,你这是想把我的老头带走啊,还有没有天理了!”孟婆在心理骂着抱怨着,当然她还没那胆量敢说出来。

看着阎王远去的影子直到啥都没有了,孟婆才安心地坐在了桥头的石墩上,那是她的老位置,她习惯的位置,只不过她不知道还要坐多久,她也不知道身边的那个孟婆汤她还要熬多久。

每天的日子都在熬,今日也是从此,一直熬到阎王殿那头灯火通明,她也没等来第一个人,她开始发慌,难道我保不住屋里那老头了吗?

孟婆拍拍衣绣,收拾着小桶,因为下班时间就差几分钟,也没人管她,早下班早回家,不然家里老头很无聊。

他看了眼四周,确认阎王没有在,他便走在回家的路上,不过她却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。

“叫地主!”“抢地主!”“我也抢!”

这是钟老头和牛头马面“聚会”的声音,牛头马面来了,那奈何桥有人?

想到这,孟婆猛地一回头,桥头真的有人,一个人高马大的身影正站在桥头观望着桥面。

“等等,前面那位兄弟!”孟婆生怕那个人直接过了桥,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啊!

孟婆提着小桶疾跑而去,到了桥头,他才看清眼前之人。

看清之后,孟婆突生心喜,因为眼前之人着实长的丑陋,满脸的疤痕,也不知缘何五官都快看不清了,她想着,这个可以让他喝汤了,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发善心了。

“这位小兄弟,走了这么久,口渴了吧,来我弄碗汤给你喝。”孟婆边说着便低头去舀汤。

汤是好汤,万人遗泪而来,一日漫熬而成,清淡漂香。

“谢谢,姐,我还真有点渴了,连续五天没空喝水了。”

“五天没空喝水?看来你是很忙啊,挣钱忙吧,不过钱有那么重要吗?”

“哎呀,姐你笑话我啊,我是一名消防员,这几天不是突发火灾吗?啊,对,姐,我怎么在这里?我不是应该在火灾现场吗?姐,姐你告诉我,这是哪里?我要回去救火,那还有个小孩没救出来呢?”

眼前的汉子着急的打转,他还不知道自己在火海里曾发生过什么,此时他正躺在手术室里命悬一线。

“扑通”一声,孟婆手中的碗又掉回了桶里,看着眼前这面目全非的汉子,孟婆呆立着。

“小兄弟,你别急,这是火灾现场附近,你刚才晕倒了,小孩应该已经救出来了,你别担心,一会吃点东西你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“那个孩子真的没事了吗?”

“是的!”孟婆很认真的回答着他,因为奈何桥上没有小孩的身影。

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汉子说着话,手舞足蹈着。

“小兄弟,大家不喝这个了,我叫我家老头拿好东西给你吃。”

“老头子,你把老月头那瓶清水还有哪个空空送的桃子赶紧拿过来!”孟婆焦急地喊着。

“又要这些东西,嗨,你们也不管管我家老婆子吗,再这样下去,这回魂水以及长命桃要被她用光了。”屋那头的钟老头对着牛头马面抱怨着。

“你家的谁管的了,阎王大人都管不了她,大家?哎,你赶紧去赶紧回,我要把输的赢回来。”

很快,汉子把钟老头的水和桃都塞进了肚子里,他是真的饿了,就差点成了饿死鬼,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。

“好了,你回去吧,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,那里就有你的家!”孟婆指着他来的路说着。

“嗯,谢谢你,姐,那我先走了,不过我还不能回去,我还要回火场看看,我的战友们应该还在那里呢!姐再见了啊,以后有空我再来喝你煮的汤啊!”汉子说着话就往回跑了。

“你不要再来了,姐做的汤不好喝,人间有更多好的!”孟婆在汉子走远之后,才喊出了这句话。

奈何桥上的孟婆汤,又一次赠送失败,等待孟婆的是什么呢?孟婆不知道,奈何桥也不知道……

本文投稿风语阁专题,编辑:山中诗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