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比武招亲之幸福(下)

江湖中的比武招亲,这个擂台是所有人都可以参加,只要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,即使再幼再老再丑再恶,你依然有权利可以参加的。

听到擂台前的那些对话,傅雪怡坐在擂台后面,气的脸色发黑,她也没想到会发生此事,内心里只怪自己没有做好这个规定,她此时真想跑上台去把陈关意踢下台去。

“陈关意你个老不死的,还不赶快给我滚下来,看老娘不撕了你。”突然擂台前方传来一句叫骂声,只见一妇人骂骂咧咧地推开人群就向擂台闯去。

认识她的人都知道,她就是陈关意的媳妇孙明媏。

孙明媏身穿浅蓝色素衣,五官还算精致,显的端庄大方,不过此时却是两手叉腰站在擂台前面,怒目圆睁。

很快,陈关意被人揪着耳朵离开了擂台,比赛继续进行,一直到未时一刻最后一个选手才从擂台上走下来。

又一锣声响起,流星门海星堂堂主陈慧美又一次来到擂台,开口道:“今日的比试,除了三名侠士因不会书写自愿退出,其他均已比试完毕,此时午时都已过,我家小姐评定还需时辰,故比试结果一个时辰后将布告榜单之上。”

听到这,台下的人就渐渐散去了,欧阳颖拉着楚凡也正想离开,却看见张文彬走到他们跟前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“楚兄,可曾记得在下。”张文彬说道。

“你是……”楚凡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想起他是谁。

站在旁边的欧阳颖看到张文彬时,却不知为何总感觉在张文彬身上有点熟悉的感觉,但她却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哪里来的。

“想不起来了?无妨无妨,但有一杯酒在下是一定请楚兄喝的,今日在下做东。”张文彬也不理会楚凡他们是否同意,继续说道,“据说洛城的颖香阁可是名满大江南北,在下今日就请二位去品尝品尝。”

“有人请吃,何乐而不为,何况还是颖香阁,张兄走走走,大家这就去,迟了可能连位子都没有了。”欧阳颖对张文彬带给她的感觉充满了好奇与疑问,听他说要请他们吃饭,赶紧回道,她才不管楚凡想什么。

“好,好,好,大家这就走。”张文彬说着就前面带头向颖香阁走去。

颖香阁,平日里本来就热闹,傅家千金比武的这几天更是人满为患,楼下人声鼎沸,楼上也是宾朋满座,只剩楚凡平常坐着那张靠窗的桌子一直空着。

张文彬领着楚凡二人前脚刚迈进颖香阁,就见楼上气呼呼的走下两人。

“什么东西吗,明明窗边还有个空桌,就是不让我等就餐,如此规矩,下次绝不再来。洛城又不止这一家酒楼。”其中一人说道。

“就是,都说颖香阁哪好哪好的,老子才来此赏光的,可没想到……哎,失望。”另一人也接着话说道。

“楼上没位置了?这可如何是好,看来今日得换地方请楚兄二位喝酒了。”张文彬转过头对着楚凡说道。

“那也未必,你可能不知道楚兄的魅力,楼上两个青衣少女对他可好了,即使楼上没位置,说不定都可以变出位置,更何况还有一张空桌,楚兄你说对吧?”欧阳颖娇笑着看着楚凡说道。

楚凡听着这话浑身不自在,就差点要冒出汗来。

“既然来了,就上去看看吧,万一此时有人刚走,不就有位子了。”楚凡假意说道。

“好,那大家就上去看看,实在不行,大家再另寻地方喝酒去。”张文彬说着就往楼上走去。

刚到二楼楼梯口,青衣少女晓晓就拦住了走在最前面的张文彬。

“这位客官……啊,楚公子……啊,主……”就见晓晓一惊一乍的,话都说不全了。因为她先看到了后面的楚凡,又看见了女扮男装的欧阳颖。

“还有位子不?”张文彬看着青衣少女晓晓虽然觉得很奇怪,但还是镇定的问道。

青衣少女晓晓就见欧阳颖冲她眨着眼睛,她自然就明白这个眼神的含义,赶紧说道:“有,有,有,三位请跟我来。”

晓晓就领着三位就来到了那张靠窗的空桌子。这个位子只要楚凡与欧阳颖没来,就永远是空的。但这个却不是楚凡与欧阳颖定的规矩,而是青衣少女小月与晓晓定的,她们可不管江湖,她们只想着她们的主子什么时候回来都得有地方吃饭喝酒。

“几位客官你吃点啥?”晓晓笑着问道。

张文彬坐在位子上,可是受宠若惊,他本来就只想上来碰碰运气的,没想到自己却坐在了刚下楼二人说的空位子上,他也不去细想,对于现在来说,可以有地方吃饭喝酒就是最辛福的事了。

三人坐定之后就点了菜,晓晓便毕恭毕敬的走开了。

饭菜要等,三人便又开始聊起话来了。

“楚兄,当真不记得在下了,你认真瞧瞧。”张文彬此时站了起来说道。

“你……,确实不记得。”楚凡细看之后,隐隐约约中感觉张文彬的眼神是在哪里见过,但那张秀美的脸庞他是真想不起在哪见过。

“扑通”一声,就见张文彬双手抱拳单膝跪地,面对着楚凡说道:“楚大侠,你可还记得半年前,琴湖边那只叫花鸡和那个满脸疤痕的人?”

楚凡看到张文彬行此大礼,吓了一跳,但半年前琴湖边发生的事他却是有点映像。

半年前,琴湖边上。

楚凡刚好路过此地,二月天的风还是很冷的,更何况傍晚时分,骑了整整一天的马,楚凡全身都感觉没力气了,又酸痛又饿又冷。

一阵无比诱人的香味飘进他的鼻子里,楚凡拉住缰绳停住了马,四处张望,终于看见了琴湖边上有个人正在火堆旁烤着火,香味也是从哪里飘来的。

楚凡实在是饿的不行,所以就牵着马向火堆走去,就想着能不能分点吃的。

“这位兄台,在烤什么呢,如此之香,在下路过于此,饥饿难耐,不知可否向兄台讨份吃的。”

湖边之人并没有回他的话,只顾着低头拨开火堆,从底下掏出一大个烤干了的泥团,他撕开烤干的外泥,就见一堆鸡毛随泥脱落,露出白嫩的鸡肉,荷叶和肉的混香扑面而来,楚凡闻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