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凤剑

风吹逝,落红点点,一剑横飞空鹤鸣。

“他是谁?为什么还有我百晓生不知道的江湖高手?”江湖百晓生空智呆呆地立在街头。

江湖榜杀手排行第九的叶鬼蝶到死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败的,他用尽了平生最后的一丝力气,把眼前看似弱不禁风的家伙刻在了心里。

“对不起。”龙啸低垂着头,看着手中青得透亮的剑,“让你等久了。”

剑是一把绝世的好剑,名曰青凤剑,剑长三尺一,剑宽半指,青色的剑身上,清晰的映衬着浅色的凤纹。

只是谁也不明白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江湖里,并且出现在叶鬼蝶的手上,传闻十三年前一场江湖之战,这柄剑就随着她的主人凤云雪销声匿迹了。

十三年前? 逸瑶山

深秋的冷风卷起残败的落叶,飘飘浮浮,凄凉的夜空悬着一轮血月,幽静阴深。

“老大,你说她今天会来吗?”江湖杀手叶鬼蝶摸着手里的残剑对着树下黑影小心地说着话。

“除非她不想要他们的命。”霸刀冷冷的抛下一句话,再撇下一道冰冷的目光。

夜是冷的,月是血红血红的,凤云雪的出现一点也不在杀手门的意料之外。

“剑,我带来了,放了他们!”凤云雪手里那把青的透亮的青凤剑在风中幽鸣着。

不远处的树底下,一老一少被绑着手,蒙着眼,五个黑衣人有规则的站在了他们的四周。

“算你有种,你先把清凤剑给大家,我就放了他们,不然我就一剑杀了他们。”霸刀手里握着一把弯刀凶狠的很。

人剑交接在风中如愿地进行着,只是凤云雪没有想到的是交接的过程中,三种暗器同时飞向一老一少以及她自己。

“你们快走!”凤云雪忍着痛,一把涂抹了剧毒的匕首深深地插在了她的肩上,只为了不让那一老一少受伤害。

……

葬魂岭

“老大,你说老鬼这是干什么?为什么非要偷剑,这白白送了命,哎!”杀手柳通藏身在一片竹林里低声窃语。

“老鬼有没有啥难处我不管,但这仇是要报的,说好的同生共死……还有那剑也是要取回来的。”霸刀脸上的那道伤疤在月光下格外的显眼。

“那他为什么要住葬魂岭?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?”刘通怎么也不明白有人愿意住在这样的地方。

葬魂岭,葬送着无数的冤魂和善鬼,三公里内无一户人家,即使死很多人都不愿意埋在这个地方。

夜深深,月光白的慎人,风刮的呼呼的响,冷透了一个秋。

“出来吧,让你们等久了,冻坏了吧,葬魂岭向来只收不归魂。”龙啸低着头,说这话就像对死人说的,没有一丝的情感,“不过,你们也早就该死了,十三年前就该死了。”

秋风过,四道黑影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龙啸的面前。

“你是谁?”霸刀最先开口了,因为那把青凤剑,他们整整隐姓埋名正好十三年。

“我是谁?你可还记得十三年的那一对祖孙?还有这把剑?”龙啸此时才轻轻地抬起头冷冷地看着眼前四人。

风萧萧,刀剑起舞,一道道飞逝的血迹在月色下显得异常的悲惨。

在竹林的不远处,百晓生空智趴在一个草堆里,一动都不敢动,眼前的一幕幕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,他想的最多的两个问题,一、我为什么要跟来?我要活着离开这里。二、江湖排行榜要重新更正了。

“你可还记得我?”

葬魂岭什么样的场景都可以发生,只是忽临而至的一句森冷的来音,把躲在暗处空智吓的魂飞魄散,下一刻他直接晕倒在原地。

葬魂岭的乱葬岗里幽幽地走出了一个身影,一个白发苍苍的女人,月光之下,白皙的面庞,空智看的清清楚楚,正是十三年前消失的凤云雪。

“你?你怎么还没……?”躺在地上就剩一口气的霸刀,这句话没说完就断气了,同他的三个兄弟一起走向了黄泉路,葬魂岭成了他们最后的归宿。

“姑姑,我终于替你报了仇了。”龙啸把手中的青凤剑递给了凤云雪。

“只是我这毒终究是解不了,不知道还得待在古墓里多少年,哎。”凤云雪望着剑悲伤地叹着气。

十三年前霸刀所用的剧毒,至今没有解,致使她不能再使用内力,不能见光,还白了一头的秀发。

“一定可以的,我一定会帮姑姑找到解药,不管多长时间,即使是一辈子。”

……

不久之后,江湖上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,葬魂岭上真有鬼,那个杀死五大杀手的剑客便是鬼的化身,而江湖上患了失心症的百晓生空智便是这故事诉说的起源者。


司马优选好故事